五氧化二麟

文笔极差,长弧。

【第五人格/安咎】别有天

来丢人了
烂文,很短,文笔很差,
有私设
脑洞来源《别有天》
小黑是活在只言片语里的
是去庄园之前的故事

    谢必安持伞半跪在河边,俯下身来伸手拨弄着清澈的河水,他出神的看着自己在水面的倒影,自言自语:
    “无咎,不知你...近来可好?”

    范无咎死了很久了。
    那日谢必安取伞回来,约定之处被水淹没,范无咎也不见踪影。
    其实谢必安心里明白,范无咎就是死了,死透了,是死无全尸的那种,可他还是在逃避。他骗自己,他最心爱的弟弟只是生气了,气自己让他久等,才不出来见自己的。他相信范无咎还是在某个找不到的角落里悄悄跟着自己的。谢必安找不到范无咎,就带着那把再没有机会递给范无咎的伞,云游人间。
    他说,无咎是孩子心性,喜游历玩乐,好江山美景。他跟着自己,那就去些有趣的地方让他看看。待无咎消了气,就会与自己和好。

     “客官大人,要坐船吗?”
    谢必安闻言愣了愣,抬头望向声音的出处,只见一叶扁舟晃晃悠悠的漂了过来,一女孩坐在船沿晃着腿,脚尖点到江面,激起一圈圈涟漪。
    谢必安站起来,想起自己与范无咎相遇时也是如这女孩子一般都年纪,思绪不住的涌了上来,神鬼差使的便答应了。
    水上风景绝佳。粼粼而广阔的江面,远处有青葱高大的山岭。天突然间就阴了下来,灰蒙稀疏的雾气充斥整个视野。
    无咎,这烟雨蒙蒙的江山,你喜欢吗。
    谢必安呆呆的伫立在甲板,那女孩盘腿坐在他身边,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那是一双孩童独有的清澈的,仿佛可以洗净人世间所有污秽的眼睛。不知怎的,看到这明眸善睐的眼神就会让谢必安想到范无咎。
    “客官,您怎么老发呆呀,是在想什么事吗?”女孩说。
    谢必安弯下身子抚了抚女孩的脑袋,道:“是的,我在想...一位故人。”
    “说是故人,其实,他应该一直跟着我罢,在我身边。”
    女孩瞪着眼睛,问:“可是你明明孤身一人啊?”
    谢必安黯然道:“是故人远行未归...这辈子,他也不须归了。我却从来都认为他是一直陪着我的。但我...我寻不到他。”
    女孩没有听懂,见他伤心,也不知如何安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倏地刮过几阵大风,接着绵绵细细的雨落了下来,砸得谢必安睁不开眼。女孩惊叫一声,跑回船篷。
    “客官啊——”船夫撑停了船,穿起了蓑衣,喊到:“这雨怕会很大,您进篷子里躲一躲吧!”
    “没事,我有伞。”谢必安这样说着,却没有撑开伞,依旧站在船头甲板上。
    风愈来愈大,雨愈来愈密,雾也愈来愈浓。他瘦削的身子在风雨里显得是那么脆弱。
    船夫叹气:“可是客官,这风,就算是用伞也...”
    “没事的,你只管继续走。银子我会给你。”谢必安道。
    小舟在巨大的水波中摇晃,但谢必安的心也似这汹涌澎湃的波涛。
    故人远行,永不回来了。为何自己不随他去,还要待在这人世间呢?是内疚吗?那为何不去阴曹地府里,跟他道一声歉呢?
此间他谢必安最留恋的人,已经去了啊,何必要再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
    他始终还是不愿相信范无咎已经死了。尸首找不到,说不定,范无咎只是失踪了呢?
    不要再侥幸了。谢必安唾弃自己,果然自己还是在逃避吧...
    谢必安握紧了伞,眼神里全是迷恋。他抚摸着那把普通的伞,喃喃道:“无咎,我还是舍不得你啊。”
    ...
    待到阳光透过云层,风雨都止了,女孩才出了船篷。那位客人已经不见了,只有船头那被重物压着的几锭银子。

tbc
其实还想写关于他们去庄园之后的故事
可以当后续写,但是不知道这破文有没有人要看...
有人想看的话我就把后续写出来吧
能喜欢的话 十分感谢 我很荣幸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