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

是鸽弟弟,什么都不会

【第五人格/杰约】开膛手摘下的鸢尾

文笔极差。
极度ooc
非常难看
如果您能喜欢,那真是我的至高的荣幸了

1.

穿过那岌岌可危的教堂便是墓地了。

北芒垒垒。

白发美人闭着眼睛,哼着小曲儿地缓缓步入,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那一处自己来过无数次的一抔土。倏地,微睁开眼。那泄出的一丝目光就像阳光照在粼粼湖泊上。

他嗅到了一丝花香。

“亲爱的弟弟,看来,有人来看你了。”

他睁开眼,清澈的眼眸却没有焦点,教人看了不住的悚然 。

“开膛手先生。”

戴着面具的高大男人,伫立在那似乎可以被称为“墓”的土包前,手束在身后,把弄着系了玫瑰的破旧手杖。

“很抱歉,先生,舍弟一向不喜欢坏人和恶魔这类的角色。”

“这么说,您认为我是恶魔?”

杰克转过身去,面具上灰暗的眼睛看着约瑟夫。约瑟夫没有说话,也只是看着他。神情淡然,嘴角上扬。

他的眸子说着——不然呢?

“我是恶魔的话,您又是什么?我亲爱的'时光'先生。”

约瑟夫道:“我予我的客人以永生,我自然是神明。”

杰克轻笑道:“伟大的神,我听见了那些可怜人的灵魂在相片中的哭嚎。”

风籁簌的刮过,摇曳的枯枝上栖着的鸦雀在凄惨的啼叫,就像被禁锢着的灵魂的怨恨。

2.

杰克向那一堆土包前微微行礼,从手杖上折下一枝玫瑰轻轻放在上面。约瑟夫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这是伍兹小姐今早给我的,还很新鲜。令弟一定会喜欢的。”

“这真是再好不过了。”约瑟夫双手抱胸,眼神黯淡,道:“我记得他很喜欢花花草草之类的东西。”

高大的男人直起身子,转头看着约瑟夫。约瑟夫能感受到那目光透过了冰冷的面具,照在自己的脸上。

“恕我多嘴一句。这只方土坡,您是怎么认出这是令弟之茔的?”

从暗袋内抽出一张暗黄的图片,两指夹着,亮给男人看:

“他自己告诉我的。”

杰克接过,细细端详着。这意外的不是相片,而是一副画。画面中的人早已看不清,但他却可以猜出这作者与画中人。绘画方面有经验的杰克从残留的线条看出,约瑟夫的技巧与他不相上下,甚至更胜一筹。

他从这泛黄的图画中,品出了无限复杂的感情。

痛苦,怨恨,愤怒,无助,哀伤,疯狂,思念...

“...他也是个好孩子吧。您也将他桎梏在这相中世界了么?”

约瑟夫摇头,看着那相片,眼中流露怜爱:

“不,他是我的弟弟,我最爱的人,我怎么忍心让他被关押着?您别忘了我在灵魂学方面有极深的造诣...他先前虽离我而去了,但我却又给了他的灵魂无限的时间,让他永永远远的陪在我的身边罢了。”

3.

“说真的,先生,我很羡慕令弟。真的。”

杰克虔诚的单膝下跪,牵起了约瑟夫那白皙瘦弱,筋脉分明的手,放在面具上对应着唇的位置,声音里带着近乎疯狂的颤抖。

“我的神明,我的先生。不知您是否愿意接受我卑微的灵魂,让我永远被您监禁?”

4.

约瑟夫歪头愣了愣,嘴角漾起戏谑的笑。

“怎么,奸杀了五位妇女的开膛手先生也会爱上同性?”

杰克不语,只是细细的亲吻着他的手指。

5.

“起来。”

约瑟夫冷冷的抽出手,转过身去。杰克听话的站了起来,约瑟夫可以明显得感受到,他那原本淡漠的目光,已经变得炽热。像火一样,要把自己灼伤。

“我伟大的神明,我美丽的先生。”他再次走到跟前,道:“我是那么的钟情于你啊,先生。”

“诚然,我杀死了五位姑娘,她们都很美丽。是因为我——从来都热爱着美丽的东西。我渴望占有一切'美丽'的事物。”

“畸形的欲望。”约瑟夫嗤笑。

“我亲爱的先生,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您了,恕我直言,您实在是美丽的过分。”

约瑟夫像小姑娘一样,手复在背后,调皮的转着圈,深蓝的衣摆舞起,像鸢尾花。他跳到他面前,诱惑一般抱住了那枯骨一般却又意外高大的身躯,挑衅的挑起惨白瘦削的下巴。

“先生,您那畸形的爱欲真的是非常的有趣。我已经对您的灵魂感兴趣了。”

6.

约瑟夫在教堂前摆好了相机。

杰克背对着他站在神父的位置上,回头一瞥。

定格。

7.

灰暗的相片。

戴面具的高大的恐怖的男人。

笑颜明媚的可爱孩子。

约瑟夫起初是愣住了。他看着这张照片,不禁笑出声。

“好吧,我承认,您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人。”

8.

他向杰克张开双臂。

在他湖蓝的眸子里,残忍的开膛手只看到了笑容。没有含义的笑。

以及那不带情绪的话语。

9.

“我准许你亲吻我了,我虔诚的恶魔先生。”


10.

“伍兹小姐,以后不用再为我提供玫瑰了。我的爱人,他比较适合鸢尾。对了,要白色的。谢谢,麻烦您了。”


fin.
再次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人
简陋的文笔写不出我心中的杰和约,十分抱歉了
如果您的喜欢,那真是我至高的荣幸了
谢谢
.........(我想要评论

评论(8)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