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

是鸽弟弟,什么都不会

【第五人格/安咎】相思无益

来丢人了,文笔极差,还短
算是上一篇的后续吧,前文点头像
有私设
如果您能喜欢我的文的话我会非常高兴der!

   谢必安身形显现。面前是一扇半掩着的门,他推开走了进去。里面点着一盏豆大的烛火,那是唯一的光源。是类似于书房的房间,建筑风格是他从没见过的。
    那篇匿名是邀请信上说,会有人在里迎接他。但是房间里除了谢必安,空无一人。
    “欢迎来到欧利蒂斯庄园,贵客——白无常先生。”
    沉闷的男声想起,却不见其人。
    “先生远道而来,想必是累了吧。要不要品尝一下我们这边上好的红茶?”
    谢必安行礼:“庄主不必说这些客套话,在下已知此行来意。”
    男声道:“那就好办了。”
    谢必安道:“不过...在下有一疑问,不知庄主能否为我解答?”
    男声道:“愿闻其详。”
    谢必安道:“在下很是好奇,庄主为什么要举行这样一场'屠杀'游戏?”
    男声沉默了一会,道:“那些蝼蚁,贪婪又胆怯,应当去除。”
    谢必安笑道:“一切恐惧都源于人心,但天下之人,哪个不贪?莫非庄主是想将天下人都杀去?那我们无常鬼该有的忙活了。”
    他又道:“况且,在下也是有欲望的人,为何庄主要邀请在下来当这场游戏的'监管者'呢?”
    男声道:“白无常先生是有名的鬼差,您生前也不是庸人,您的欲望与那些人的自然不可比。而且,若是完成了我的安排,我还能圆您一个心愿。”
    “哦?”谢必安把玩着手中的伞,漫不经心道。
    “您的心愿——比如...与令弟相见?”
   

    世人皆知鬼差黑白无常。
    身为白无常的谢必安自然知道。但他自上任来就没见过黑无常。他很奇怪,问过许多人,却也没能说个明白。
   说来奇怪,这么多年了,也从来没见七爷您与八爷一起走过。小鬼们这样说。
    无咎大概是还没原谅我。谢必安自嘲的笑道,只是他不出来见我,我连一声道歉也说不了呀...说来也是,生死大事,即使是结义兄弟,也会介怀吧。
    一个小鬼道:“大家都知道八爷度量最小,这等要事,他肯定不会原谅您的。”
    谢必安叹道:“无咎他恨我也好,谅我也罢,我只想他能出来见我一面。到时候,即使他杀我剐我,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七爷,我查过,地府里根本就没有范无咎这个人。”又一个小鬼嚷道。
    “说不定是轮回去了呢?”
    “那我们看到的黑无常大人又是谁啊?”
    底下你一句我一句,谢必安笑着抱着伞,看着他们。那笑容看着温柔,但仔细看了,还是会从那眸子里看出刻骨的冰冷。
    那些见过范无咎的小鬼都知道,无论是范无咎还是谢必安都伞不离身。那些小鬼不太细致,忘了与谢必安说这一事,使他怎么也找不到寻回范无咎的突破点。

    “寄魂与伞,怨恨难消,相生相错,愁思难断...”
    谢必安沉默着,身子微微颤抖。
    “简单来说,范无咎大人的魂魄,一直附在您的伞里陪着您啊。”
    “怎么会...”
    谢必安失了平时的斯文。拳头攥得死死的,那只握着伞的手却是轻柔的。他有些失控,道:“那...他为什么不写信?!”
    庄园主只是笑。
    ......
    ......
    谢必安拍了拍肩上的灰尘,看着空军远去的身影。游戏该结束了。
    他打开伞,向前边丢去。
    “...无咎,看你的了。”
    黑色的影子。
    “哥哥。”

tbc
庄园主在我眼里是万能的。
后面想开车了,有空试试看吧
您能喜欢的话真的非常荣幸了!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