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氧化二麟

文笔极差,长弧。

【萨伊x吴岳】纪念

一时的脑洞,我就写出来了
这对...可以当cp也可以友谊向吧?微量章吴成分,注意避雷
私设有,就是吴岳后来看开了,余生一点都不孤独苦闷
有些bug吧,还有一些语段是原著改的
就是萨伊女士窥屏某网站然后勾搭上了小吴同志的无聊故事(顺便还被看开的小吴同志辅导了一下
人类日记的网站可以参考老福特吗?可以的吧。
文笔一点都不好,请原谅我
   

   

   

    萨伊轻车熟路的打开了“人类日记”的网站。
    她在网站上注册了一个小号,叫「SUNRISE」。在空闲的时候会用这个号浏览网友写的故事,感受世界的百态众生。萨伊很喜欢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没有繁琐的工作事务,她坐在家里大大的落地窗旁,窗外是绿植,阳光投过枝叶将星星点点的光斑洒在地板上。她的膝上摆着一台笔记本,里面是陌生人的故事,身旁依偎着自己养的猫,手中捧着自己喜欢的热卡布奇诺,外边的鸟啼虫鸣是自然赋予的背景音乐。
    这才是女人该有的生活嘛...
    萨伊晃了晃脑袋,把这些有的没的都甩了出去。她是联合国秘书长,要为全人类负责。即使离任了也要负责。当她走上这个职位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责任是卸不下了。对于萨伊来说,繁琐的不是工作而是生活。
    刚刚结束了与行星防御理事会的一次关于人类纪念工程的唇枪舌剑,萨伊觉得很累。她叹了口气,心说自己怎么像个可笑的面壁者一样不被人理解。想到面壁计划,她自嘲的笑了笑:这个被由自己提出的,冠上危机幼稚症的计划真的能拯救人类么?那几个面壁者,死的死,冬眠的冬眠,现在也没能想出个救世计划出来。也许真正可笑的不是他们,是自己吧。
    这样想着,萨伊的手指在鼠标上几经转折,点下了一个博客信息。
    那个首页里没有头像,没有简介,只有寥寥几篇文章和一个孤零零的博客名称——「山海」。
    萨伊很少有见过这样的首页。“人类日记”上的朋友们都尽力想让自己的信息完善,好被后人铭记。像这样啥都没有的人,很少。
    每一篇文章的字都不多,她点开第一篇,读了起来。

   

   『......当时知道上级给我安排的政委是章北海的时候我很高兴。毕竟我们之前在海军学院就是玩的不错同学。那些时候很是令人怀念,但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如果可以,我真想一辈子都在长安号上待着......』

   

     是一位海军军官吗?他的人生好像发生了什么巨大变故。章北海是谁,他的政委...他是一位舰长?
    萨伊思考着,点开了下一篇文章。

   

   『......我们在长安号上的合作很成功,之后上级又让我们去指挥唐号航空母舰,当时我也是十分开心的。不过我看北海却不怎么在意,觉得他在想什么深远的事。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奇怪,他好像早就知道会有三体危机了......』

   

    “未来史学派...”萨伊喃喃道。她知道组织里有一位章姓的中国将军。那位章北海恐怕就是章将军的儿子了。她没有继续猜测下去,点开了下面第三篇。

   

    『......危机如约而至。唐号的建设被停止了。我与北海加入了太空军,不过之后我就退役了。他的胜利信仰是从哪来的?这明明是一场必输无疑的战斗。虽然如此,我还是很羡慕他,羡慕到嫉妒。哦,他好像去了增援未来特遣部队,现在应该在冬眠中吧......』

   

     萨伊打开下一篇前看了一下前面几章的时间,又看了看这第四篇的时间。隔了有些时间了。或许他与那位政委的故事已经结束了。
    字里行间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位根深蒂固的失败主义,却因智子封锁地球科技而放弃了逃亡主义。人类纪念工程可以算上是逃亡主义活动,是什么让他重新拾起了这个念头?

   

    『......或许我一开始对胜利的定义就是错的,章北海的胜利信念与我一开始想的可能也不一样。刚刚从信念中心回来。我想了很久...』

   

  
    对胜利的定义?
    萨伊细想了一下这个问题。自己对胜利的定义是什么?是人类打败入侵太阳系的三体人吗?不,如果她以此为信念,怎么会有人类纪念工程的出现?
    她的信念,应该是...是什么呢?她知道在这场战争中没有人会胜利。

[人类日记-您收到1条新消息]
   
    叮的一声,手机发送了一条推送。
    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吴岳躺倒在家里的柔软的沙发上,才记得点开了推送。他一直试图用紧张的生活来填补自己的失落,但这样并没有什么用,他常常在入睡前去想那些已经与自己没有多大关系的事。为此他的妻子很担心他,她认为吴岳现在的状态是“健康的身体,病态的心灵”,建议吴岳去看心理医生。对于这些话吴岳总是笑笑,告诉她自己没关系,不用多想。
    几十年的心结了,岂是心理医生可以治好的?
    不过他去过信念中心之后就感觉好一些了。这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在遭到希恩斯的鄙视后想了很多。他想,其实,有些事情换个方向也许就能使自己好过了。
    人类日记他已经很久没有去看过了。这次不知道是更新软件呢还是更新软件呢。

   

[私信]
SUNRISE:
您好,我是来自菲律宾的SUNRISE。

   
   

    吴岳吓得手一抖。他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很快编辑了私信恢复这位菲律宾友人。

   

山海: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
 
SUNRISE:
我是一个失败主义者。看了您的文章深有感触,想向您请教一下。

   
   

    吴岳吓得手又一抖,对方还是个秒回的正经人。看时间明明发来有些时候了,不会一直守着电脑等他回复吧。他想。

  

[私信]
山海:
好的。想请教些什么?

SUNRISE:
我有一些问题,请不要觉得厌烦。您的文章中大多写的不是自己而是写别人的故事,这是为什么?

山海:
这个...是私人问题吧?不过我也不介意与人说说。我觉得那个人的故事更有意义,你看了我写的东西,应该知道他在冬眠吧?他寄托着我对未来的希望。他是要干大事的人,会青史留名,而我只是普通人,一个终将在历史的洪流里被冲走的毫尘埃罢了...好吧,其实是我想让后人知道这个伟大的人的过去。

SUNRISE:
是这样啊...我了解了。还有一个问题,我看出您是个对逃亡主义无望的失败主义者...那您为什么参加这个工程呢?

山海:
说起来有些麻烦啊这个...我叙事语言混乱的话你能理解吗?

SUNRISE:
可以的。

山海:
那就...我出生于一个学者家庭,所受的教育一直使我把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虽然后来成为军人 但总认为只有为全人类而战才是军人的最高荣誉,现在这种机会真的到来了,但我们的科技却被封锁却了。我认为技术的先进性是部队战斗主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决定因素。这在我眼中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啊,抱歉说了些无关话题。几个月前我曾想去打思想钢印,但是被拒绝了。我离开信念中心之前在那那块碑下站了很久,一个从未有过的想法涌上我的心头——军人一定要打胜仗吗?...难道军人不该打胜仗吗?这让我想起了危机前的中美战争。那次战争你还记得吧?我国损失了很多人员与军事装备,但却因为核聚变而赢得了胜利...这也算胜利吗...?在我眼中,胜利应该是用最少的人员伤亡换来的。...原来是这样子吗?我原来是这么想的?这让我一下子确定了“生存至上”的念头。

SUNRISE:
所以...您就确定了逃亡主义吗?

山海:
也可以这么说吧。当我树立的那个信念之后,就觉得“人类打败三体文明”没那么重要了。或许章北海有的根本不是这方面的胜利信念,而是另一种意义的...

SUNRISE:
传承人类文明的薪火,对吗?

山海:
对。后来我一直觉得思想钢印命题如果为伪,就是“在抗击三体世界入侵的战争中,人类必败,入侵太阳系的敌人将被消灭,但地球文明会在宇宙中万代延续”的话,也想我们真的能胜利...另一种意义上的胜利。

SUNRISE:
是的,我也这样觉得。您听过《Sunrise》吗?Our last night的那首。

山海:
听过...那是首好歌,我很喜欢。

SUNRISE:
是的。我的心境就像这首歌的歌词一样。我坚信人类文明能被万代延续,但不是通过打败敌人而被延续。

山海:
我也这么觉得。在宇宙面前人类还是太渺小了...不过我们一定能被延续下去,这是好事...

   

  
    吴岳长呼出一口气,把手机丢到一旁的。这些事他还是第一次同别人说起过,而且还是和陌不相识的网友。要是以前的他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
    也多亏那个人了。
    他坐直起来,闭上眼睛,手向前伸去:
    “智子,其实人类文明和三体世界都能活下去,只是...不是因为战争而已。”
   

    萨伊站在落地窗旁,紧盯着远处的一株高大的法国梧桐。她手中捧着已经冷却的速溶咖啡,小小的呷了一口。
    那个人给她的感触甚深。生存至上。传承才是唯一胜利的办法...无论怎样都要将人类文明传递下去。
    她的目光看向更远方。远方的世界,天是蓝的,阳光是暖的,花是香的。
    “我知道你在听,智子。但你知道吗?不管怎样,我们都会被延续下去的。


   

    四个世纪后。
    罗辑抚摸着地球文明博物馆的一块墙砖,对程心说:
    “你记得萨伊吗?”

Fin.
写的跟屎一样...希望各位太太别嫌弃我...(跑走
我我我我就是想给吴岳一个安稳的余生嘛...
Our last night的sunrise真的挺好听的,我写的时候一直单曲循环...
写到一半突然发现小吴也是有家室的人,我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这篇的tag该怎么打呢...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