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氧化二麟

文笔极差,长弧。

【顺懂/咕咚】黑影之下

我看到顺懂tag更新突然慢了我急!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老梗,胡言乱语,标题瞎起
是刀...?
有角色死亡
时间线是红海行动之后,全员吐便当。

    明明是很好的天气,天很干净,厚厚的云层时不时的遮住太阳。戈壁连绵起伏,沙石是软软的,还可以看到枯死的植物。
    美好的景物却被枪炮的爆破声与火光所扰乱。外面不远处就是枪林弹雨的战场。李懂在一处山坡的阴影下趴着,手中紧攥着枪与望远镜。顾顺坐也趴在一旁,作出一副大爷的样子。
    “战场上,子弹躲不掉的。”顾顺吧唧吧唧的嚼着口香糖。
    “压力会让你更专注。”顾顺还吧唧吧唧的嚼着口香糖。
    这些话有点耳熟,不过李懂想不起来了。
    他想说些什么,想问这些话顾顺是不是在什么时候对自己说过,想问顾顺为什么对自己说这种话,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话没出口,就被通讯仪里杨锐队长的嘶吼打断了。
    李懂听不清队长说了什么,他只知道情况危急,要做好心理准备,掩护队友。
    接着,他看到顾顺冲自己喊了什么,不过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李懂一愣神,头不自觉的向顾顺那边转去。
    一束目光。一颗子弹。一个人。
    不知从何而来的子弹随着李懂的视线,向顾顺的脑袋飞去。
    “顾顺——”

    梦醒了。
    李懂猛得从床上座起,他背后的冷汗浸湿了衣服,床单也被拽得皱巴巴的了。
    他从上铺爬下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看向外面。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李懂却不愿移开眼。
    夜晚的时候才会有真正的海天一色的美景。军舰四周被的海水被舰上的灯光照得波光粼粼,远处的海与天组成了黑色的幕布,明月与稀星像是一个个明亮的小灯泡挂在上面。
    “顾顺...”他小声喃喃道,回应他的是室友翻身打呼噜的声音。
    “顾顺...”他又唤了一声,不过这次没有什么东西打理他了。
    顾顺阵亡了。
    他很想顾顺,想得发疯了。可是顾顺什么也没有留下,他的骨灰与军服被撒向大海,R93被舰上回收,生活用品被家属带回去做衣冠冢,垃圾桶里连他的口香糖纸也没有了。李懂唯一能用来思念的,也只有顾顺曾经睡过的床铺。他不止一次的窝在顾顺曾经的床铺上偷偷的哭泣。李懂渴望从顾顺生活过的地方寻求他气息,哪怕是一丝熟悉的味道也行。上天偏不圆他的愿。顾顺真真正正的退出了李懂的物质生活,
    黑暗浸没了一切,李懂又一次溺在悲伤的回忆中。
  

    在一次营救人质的任务的撤退途中,顾顺的心脏与肺被潜伏着的敌方狙击手击碎。
    李懂眼睁睁的看着两颗子弹穿过顾顺的穿破厚厚的作战服,穿透他的胸膛,接着带着他的鲜血冲出他的身体。
    “顾顺!!!”李懂撒开手中的枪,向顾顺扑去。他跪在顾顺旁边,手足无措的用手压着顾顺的伤口,企图给他止血。。
    “懂、李懂...”顾顺的胸中不断的冒血,口中也不断地冒血,双眼翻白,舌头似乎抽搐了,话说的很含糊:
    “我看到了...同一高度,一点方向约一百米...”
    “顾顺,顾顺...”李懂向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双眼充满了水光,不停的给他止血。
    “嘶...”顾顺模糊不清的呻吟了一声,用最大的力气吼了起来:“李懂,执行任务!!”
    这么一吼把李懂给吼懵了,他颤抖着的双手端起了枪,在顾顺痛苦的呼吸声中完成了对敌人的狙杀。
    确认已经没有敌人了,李懂抓着对讲机大喊着。
    “队长,顾顺受伤!顾顺受伤!”
    “明白。医疗兵,医疗兵!马上去狙击点!”杨锐在对讲机另一边喊,接着传来躁动声。然后所有声音变成了一丝丝杂音。
    很快周围就静下来了,顾顺已经没了呼吸
    李懂趴在那人身上大哭起来,只是那人再也不能跳起来笑着对他说“哥没事,哥吓你呢”这样非常狗屁的话了。甚至连一个温热的气息也不会给他了。
    战场上,子弹躲不掉的。
    第一个罗星,接下来是顾顺,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压力会让人专注,但也会把人压垮。
    李懂垮了。

   

    那次任务完成后的几个月,蛟龙一队的队员们都觉得李懂变了很多。现在的李懂给他们一种是“一具有感情行尸走肉”的感觉,他的身体很健康,但灵魂已经死去,不过他更像是被灌入了别人的灵魂。
    他考了主狙证,渐渐习惯了每天口香糖不离身,也不像以前那样是一个乖乖的干净的大男孩了,变得有些拽,也偶尔喜欢欺负舰上的小朋友。
    刚开始看到这种情况,队员们还以为他从阴影里走了出来。结果发现越来越不对劲了。
    李懂的身上,有另一个人的影子在。
    “李懂最近...”
    食堂里,杨锐端着饭,用胳膊戳了戳徐宏。
    “有些奇怪...”
    徐宏口中含着勺子,用铜铃般的大眼睛看向张天德。
    “像变了一个人...”
    张天德夹起一块肉,放进佟莉的碗里。
    “变得有点像...”
    佟莉在桌下的脚踢了踢庄羽。
    “像顾顺...莉姐你踢轻些,老疼了!”
    庄羽被踢的嗷了一嗓子,然后低下头去不知道该做什么,一旁的陆琛接过话来:
    “我建议让李懂去做心理治疗。”医疗兵出口不凡。
    众人正在激烈讨论如何拐弯抹角的提议李懂去做心理治疗还不伤到他的内心的问题时,当事人李懂走了进来。
    “大家早啊。”李懂吧唧着口香糖,露出了笑容。他向杨锐走了过去,说:
    “队长,那个去委内瑞拉训练的名额还没定下吧?你让我去吧,罗星和顾顺都说我有做主狙的天赋。”
    “可...”没有多想,杨锐下一意识就想拒绝。
    “舰上已经没有更好的狙击手了。”李懂咄咄逼人,不给杨锐一点退路。
    杨锐向队员们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徐宏点头示意,放下勺子站起来说:“可是,李懂,你确定你有这个资格吗?”
    “现在有没有我不知道。”李懂朝徐宏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但在报告批下之前我会好好训练的。到那时候,我一定有去委内瑞拉的资格了。”
    他转过身去挥了挥手,给队员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他在顾顺的影子里陷得越来越深,他逃不出去了。

   

    结果不出人意料,李懂争取到了去委内瑞拉的机会。因为这事,李懂在舰上近乎疯狂的练习着狙击,导致陆琛给他预定的心理治疗也凉了。
    那边的训练更苦更累,但李懂从未抱怨过。自从顾顺阵亡后,他就没有感觉过痛了。
    他就像一个机器。模拟顾顺而制成的机器。
    ...
    又是几个月之后,李懂回到了军舰。
    队员们都来迎接他。他们忐忑的站成一排,心里都希望李懂在训练营能忘记顾顺,重新做回自己。
    虽然顾顺阵亡他们也很难过。但他们是军人,儿女情长在他们心中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李懂也是明白这一点的。
    看着一个人背着一个大包,手里拎着小包从直升机上跃下来,迈着令队员们非常不安的熟悉的步伐一步步走来。
    李懂黑了,瘦了,眼里满是坚定与傲慢。
    就像当年顾顺来到蛟龙一队。

   

   

    “报告队长,狙击手李懂报道。”

Fin.
再一次嫌弃自己的辣鸡文笔,唉
希望各位太太不嫌弃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