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氧化二麟

文笔极差,长弧。

【三体/维云维】妇人之仁

个人觉得没啥腐向元素,但为了防雷还是打上标题和tag吧
ooc有,bug有,小学生文笔有,莫名其妙也有
大概是云天明同学接受阶梯计划之后,维德与他的一次谈话...吧。
长江童话直接搬书,我不要脸。

那么,开始吧

    病房的门把“咔”的一声被转动,门被打开了。
    云天明终于将视线从白花花的天花板上移到了别处。他盯着走进来的陌生外国男人看了几秒后,又将头重新抬起了。
    “我不是说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吗?”
    “抱歉云先生...这位先生说他是...”跟在男人后面的护士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到,她完全拦不住这位不速之客的硬闯。
    男人径直走到云天明床边,把手里的礼品放在地上,很自然的坐在了床角,丝毫不顾及云天明那厌恶的眼神与小护士的不知所措。
    “我是来探病的,”男人板着脸用并不流畅的中文说,“我与云聊一会就走。”
    云天明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护士离开。小护士在门边踌躇了一会,还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走了出去。
    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
    那个男人就这样坐在床边直勾勾的盯着云天明,这让后者有些尴尬。对于面前的人,云天明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能面不改色的说着令人憋笑的汉语的有些帅的外国人,仅此而已。
    “DX3906,你给她的礼物?”
    第一句话就语出惊人。听到那个星星的名字,云天明心猛得一紧:“你是群星计划的人?”
    “我是程心的上司,托马斯·维德。”
    维德朝云天明微笑起来,是那种在他欣赏人的绝望与痛苦时会露出的微笑。云天明被看得心里发毛。然而在经历了刚刚到一切之后他已经心如死灰,没有绝望与痛苦了。
    “程心的上司...PIA的局长?你来干什么?”
    “来拜访全世界最惨的脑子。”维德走到他面前,拿起地上的慰问品,把包装上的“六x核桃”给云天明看:“我给你的礼物。听说这个比较补脑,你最好多吃点。”
    云天明盯着维德那古典的脸部线条,又看了看他手上的盒子,无奈道:“...堂堂PIA的局座不远万里来这里就是给一个将死之人送这个的?”
    “当然不是。我是来听你说故事的。”
    “...哈?”云天明不解的看着他。
    “这是我最近多出来的爱好。”维德又笑了,还是那种微笑:“我喜欢听快要死掉的人讲故事。”
    “其他候选人呢?”
     维德轻蔑的挑眉道:“我对你最有兴趣。能送女孩星星作为礼物的人,难道不是很有趣吗?”
    “一点都不有趣,你是个变态。PIA的人都是变态。行了,你想听什么故事?童话吗?”
    维德点了点头,云天明有些讶异,他以为维德是想听他的生平经历的。
    他拿着问隔壁病房的小朋友借的格林童话,给维德读了一段《白雪公主》。
    “...从此以后,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云,你能不能别这么敷衍我。”维德皱起来了眉头,“你在哄小屁孩睡觉吗?我想听你原创的故事。”
    我觉得我就是在哄小屁孩睡觉。云天明白了他一眼。
  
    云天明的故事讲述了在上古田园时代,分别居住在长江入海口和源头的一对情侣的爱情。男女主人公之间的距离不可跨越,他们从未见过面,连想象中相会都画面都没有出现过,但他们的思念之情却被叙述的无比凄婉动人。云天明那不带情绪的嗓音将故事场景讲述得十分唯美,长江入海处江南的清丽婉约和源头青藏高原的雄浑壮阔相互映衬也从他口中婉婉道出,让人情不自禁的在脑中涌现出瑰丽的画面。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故事终了。云天明用李之仪的《卜算子》做结尾。因为这个故事的来源就是那首词。
    “很好的故事。”维德点了点头,“The fairy tale of the Yangzi River.很像你和程心,是吗?”
    云天明愣了愣,没有想到维德竟然是如此思维缜密的人,居然看出了他心中的一些小心思。
    他也没有想到,在很久很久以后,在那时间之外的故事里,如长江一般的死线,使自己与程心天下地下,永不相见。
    “是、是啊...长江童话...”一想到程心,云天明难过的低下了头。
    “哼。”维德看着他那颓废样子,轻笑起来,“我对故事的结局并不满意。你还是让他们相遇了——如果是我,我会让他们永世不相见的。”
    “你还是太仁慈了,我们应该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云天明错愕。他突然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一次普通的拜访。也许是阶梯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又在搞什么鬼?
    维德面目狰狞的大笑起来,笑声让云天明觉得恐惧。他站起来,又朝云天明露出了微笑。云天明不敢再看他。
   
    医院外面,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程心站在医院门口,看见维德从里面走了出来,连忙跑过去,问:“怎么样,天明合格了吗?”
    “其他人如何?”维德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不好。”程心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资料,“他们讲的都不是我们想要的。特别是瓦季姆,他表现出的对人类的负面情绪已经...”
    维德拿过那些纸,细细端详了一会,说:“很好。阶梯计划最合适的人选现在该是云了。云的脑子可比瓦季姆那严肃的脑子有趣多了。”他早就看出了程心的心思。不就是想救人么?
    瓦季姆是个很温柔的人!程心想反驳,但是她看到维德的脸就忍不住把话咽下去了。不过至少,瓦季姆现在是安全的了。她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去。
    维德看着程心松了口气,又笑了起来。

    阶梯计划的人选早就在那时被维德内定下了,其他的仪式不过是个幌子。在云天明讲出那个故事之后,他的命运已不可挽回了。
   云天明早就料到病情会突然恶化,他知道其中的内幕,但已经“命不久矣”,也不想理会那红尘琐事了。   
    在切除大脑的手术之前,他竟一直保持着清醒的意识,还与维德进行了一次谈话。
    “云,你给了程一颗星星,是一件很荒诞很愚蠢的事情。”
    “群星计划本来就很荒诞很愚蠢。”云天明躺在床上,看向窗外的阳光与树丛。他本对这个世界没有多少留恋,而且唯一值得留恋的那个人却将自己推向了地狱。瓦季姆的死给程心的打击很大。在那次宣誓仪式之后,云天明再也没有见过程心了,他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再见到她。
    “我感觉不好。云,我觉得那颗星星会给程惹不少麻烦。”维德很少这样,带着一些劝阻的语气说话。
    “...”云天明沉默了。
    维德微笑起来,是那种讥笑。
    “不要告诉她。”云天明说。
    “什么?”
    “不要告诉她,星星是我送的。”云天明咬牙,一字一顿的说。
    “逃避责任?”维德看着云天明发黑的脸,脸上笑意更深:“行了,我不会告诉程的。我不懂你们的浪漫。你该准备手术了,不打扰了。”
    “等一等。”云天明叫住了他,说:“维德,在未来,无论发生什么,请不要伤害程心。就当做是长江童话的回报,答应我吧。”
    维德无语的看着云天明,好一会才说:“你们中国有一个词叫妇人之仁。你的这种情感在长江童话里就可以看出,还有在宣誓时的那番话中也是。云,这会害了你。”
    “请答应我。在以后的时间里,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伤害程心,包括身体与心理。”语气很平淡,却透出了金刚石般的坚硬。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看着云天明依然坚定的目光,维德终于还是长叹了一口气,举起双手说:“行,我按你说的做。”

    后来的一切并没有在云天明的意料之内。维德不仅告诉了程心,她那颗星星的来源,还在两个世纪后差点杀了程心。
   

    其实,这些云天明都知道。

Fin.
我不知道写啥了,所以直接结尾。
太仓促了...真尴尬
我觉得如果没有危机的话维德和云天明同学应该会是好朋友吧?
    

评论(13)

热度(42)

  1. 泰晤星辰-关注我一定要看简介!!!五氧化二麟 转载了此文字
    嘿嘿嘿基友写的真好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