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氧化二麟

文笔极差,长弧。

【三体/章吴】忏悔

我又来了嘻嘻
腐向,cp章北海x吴岳,雷者勿入
标题也不知道怎么起,小学生文笔,有些ooc,多多指教
文可能有些bug,都是我自己的看法,还从三体2里搬了些句子(臭不要脸

那么 开始吧

  

    “「自然选择」,前进四!”
    那是两百年前章北海就梦寐以求的指令。为了这个指令,他像一个面壁者,骗过了所有人。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坚定的胜利主义者。
    不管逃亡的结果如何,章北海都认为自己是无愧于人类。特别是对父亲,他觉得此时的自己与父亲冥冥之中的灵魂融为了一体。
    沉浸在深海液中的章北海渐渐被睡意掩埋。朦胧中,他的脑海倏地冒出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场景。碧蓝的海洋与碧蓝的天,伟岸的驱逐舰。舰的甲板上站着一个穿着海军作战服的人。
    太熟悉了,熟悉到想不起来。章北海抬手习惯性的揉了揉太阳穴,那是他在两个世纪前工作累了的时候经常做的动作。一个个名字从脑内滑过,里面可能有那个人的名字,也可能没有。但即使有,他也记不得了。
    ——吴...
    最后,章北海只忆起了一个模糊的姓氏。在失去意识的瞬间,他突然有了这样一个念头:自己真的无愧于人类吗?

   
     20XX年除夕。危机纪元前一年。
    又是一年春节。
    在长安号官兵眼中,这又是一年回不了家的新年。
    春节的时候还是很安稳的,至少不会有什么任务发下来。
    除夕夜,长安号停在港口里。船员们基本都在活动室吃饺子看春晚,或者在外边瞎闹腾。难得的闲暇时间,虽然回不了家,但也要及时行乐呀。
    “爸,妈,我好着呢!你们身体还好吗?...下次过节我努力争取机会回去看你们...”
    吴岳看着一位通讯兵在给家人打电话,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出了船舱,吴舰长走向甲板,看见有一人倚着栏杆看着漆黑的大海。
    白色的舰身与那人白色的军装在夜幕中显得斑驳。月明星稀,不过却可以看见离港口不远处的城市。万家灯火,一幢幢楼里溢满团圆的味道。
    “北海。”吴岳走过去,拍了拍章北海的肩膀,“想家了?”
    “没有...我只是在想父亲。”章北海摇了摇头,说。
    “你父亲的病...怎么样了?”
    “不知道。”
    吴岳见他这样子,心说就应该批个特例让他政委回家孝敬孝敬父母了。父亲重病在身,做儿子的是该去探望探望的。但上边没有给他一个休假名额,他也没有办法。不过吴岳一想到可以和章北海一起值班,哦不过年就很开心,对于远方故乡的父老乡亲们他也只能说声抱歉了。这是上级的任务嘛,嘻嘻。
    “啊...好羡慕临沂号,他们都可以回家...”吴岳毫不在意一舰之长的身份,软乎乎的趴在栏杆上说。他自己无所谓,但这长安号上的舰员们可就不好说了。
    章北海低下头偏过去看他:“过些时候我们也可以休息了。到时候请你吃饭。”
    “真的?你可不能反悔!”
    听到请吃饭几个字吴岳就蹦了起来。章北海见他那样,心里暗笑吴岳幼稚,又见这幼稚体现在一大老爷们身上竟毫不违和,甚至还有些可爱。想到这,他笑意涌上眸子,吴岳看着那样的章北海的清亮的眼睛,觉得星辰大海都不如那一瞥了。
    “啊,等等,你不能请我吃饭。难得的假期就该回去看看父母。”
    “舰长,在假期里想做什么是我个人的自由吧?”章北海笑着打趣他。
    “你要是不多陪陪你父亲,我就不给你休假。”吴岳反击到。
    “好的,舰长。那我就留下来陪你值班。”
    吴岳笑他傻,说他明明可以骗自己去探望家人而趁机去玩儿的。章北海也由他说着,他就想看吴舰长有些小聪明却又幼稚的不行的样子。他看着吴岳明朗的笑容,把“我不会骗你”这句话生生的咽进了喉里。
    “吴岳,你知道吗,我父亲说明年世界会有很大的变故。”章北海有些小心翼翼的抛出了一个严谨的话题。
    “啊?难道...中美又要开战了?”
    “不是。我父亲说不久的将来这个世界将会发生巨大的变故。他说,都结束了。你也知道,我父亲与「未来史学派」...”
    吴岳静了一会,说:“我一直都很相信你的,北海。听你的语气,好像真的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不过我认为即使将来再怎么不幸,也是要面对现实,及时行乐的。现在我们的职责就是保卫自己的祖国为人民的安全服务,其他的,既来之,则安之吧。”
    章北海听了他的话,也沉默了很久。他仰头看着星空,海边的环境很好,繁星在头顶闪耀着。这些光,也许是几天前的,也许是几年前的,也可能是几百年几千年之前的了。
    “是啊。都一样,没关系的。”
    这句话被响彻天际的烟花和其他船员们一声高过一声的“过年啦”所掩盖。那些烟花一个接着一个地从下往上绽放。橙黄的烟花好似美丽的流星雨,正逐渐落到地上。这幅景象在章北海眼中丝毫没有祝福与喜庆的味道,反而让他想到了迫击炮的火光。
    吴岳没有听到章北海的话。等烟花的爆破声小了一些后,他微微偏过头去,笑着对章北海说:
    “北海,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章北海也笑着。

   
    在章北海最后一次见到吴岳的时候,那时他已经不是一个年轻有为意气风发的舰长了。没有“既来之则安之”的潇洒,他只是一个将会度过迷茫余生的落魄的失败主义者。
    智子毁灭了吴岳的世界。那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世界,一个科技至上的世界。心中的信仰破碎了,他像破壁人二号那样痛苦,但至少三体人给了破壁人二号活下去的希望。但没有人给吴岳这个希望。
    “我要感谢你,北海,你让我解脱了...”
    不,你不应该感谢我的。你应该死死掐着我的脖子质问我,你应该掐死我才对。我没有让你解脱,反而把你推向了黑暗的深渊...你应该狠我的。
    章北海心中有着千言万语,但他不敢说出来,他也不能说出来。如果把计划告诉吴岳,智子就会知道,一切就都暴露了,没有意义了。章北海知道自己身上背负了沉重的责任,他无法卸下,也无法跟他人一起承担,他就像一个面壁者。天知道他多么想把一切告诉吴岳,让他与自己同行。但章北海别无选择,他无法拯救吴岳,甚至要让吴岳成为自己的计划中的一颗垫脚石,为了使自己更像一个成功主义者。如果不想让吴岳成为自己的垫脚石,那他以后必定会成为绊脚石。那时候迎接吴岳的,不是离开太空军这样简单的事了,而是来自自己的——谋杀。
    “你可以回海军去,那里的工作应该很适合你。”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未来,那里的计划会需要你。
    章北海突然埋怨起吴岳,怨他为什么看不透自己。如果他看透了自己,或许就能与自己一起执行那个伟大的计划了。
    不,不能怪他,是我藏的太深了。章北海又自嘲的笑了笑,这可是一个“面壁者”的计划啊...
    “不论是失败或胜利,我们都看不到。”
    “但你有胜利的信念,北海,我真的很羡慕你,羡慕到嫉妒,这个时候有这种信念,对军人来说是一种最大的幸福,你到底是章将军的儿子。”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没有。我感觉自己的一生已经结束了。像「唐号」一样,还没起航就结束了。”
    你不该结束的。这句话章北海也始终没有说出口,像当初的“我不想骗你”一样。
    “吴岳,保重。”
    吴岳无言的看着章北海,最终叹了口气,说:“你也保重。”
    他转过身去离开,背影显得失落而孤独。章北海盯着那个身影,盯了很久。直到吴岳消失在视野的时候也没有改变过目光的方向。

   
    章北海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在“自然选择号”的舱室,而不是两个世纪前的“唐号”前。退出深海状态后,军装上的深海液很快就蒸发了,变得有些皱巴巴的。
    之前醒来的时候,东方延绪告诉他被捕的水滴没有自毁,他失败了。
    他打开舱门飘了出去,他已经准备好平静的对待狂怒的人群,面对无数谴责和鄙夷的目光,面对最后的审判...
    但是他又错了。没有狂怒的人群,没有谴责的目光,只有新生的星舰地球。
    这本是令人喜悦的事。但章北海是个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人,总像父母一样为孩子们操心。
   
    燃料。
   
    配件。
   
    太少了。
  
    一部分人死 或者所有人都死。
   
    不能放弃。
 
    但是不行。
  
    不能被逐出伊甸园。

    次声波氢弹。
  
    魔鬼,变成魔鬼了。

    他们怎么想的?
 
    他们不知道我怎么想。
 
    他们不知道我是怎么想他们的。
  
    他们不知道我们是怎样想他们怎样  
   
     ...
 
    猜疑链。

    交流不行。
 
    一部分人死,或者所有人死。

    不能再拖了。
   
    黑,真他妈黑啊。

    拔枪吧。

   
   
    章北海一直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惩罚,两个世纪前他为了宇宙杀了人,现在宇宙又要杀死他。
    他拆除了氢弹战斗部三道保险中的第一道。
    “让我进去,我们一起下地狱!”舱外,东方延绪哭着喊。
    第二道也被拆除了,离成为恶魔只有一步之遥。
    “这是正常的事。孩子们,我们不会下地狱的。”
    最后一道保险...
    按下那控制键之前,章北海突然愣住了。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位“长安号”的舰长。那位舰长的笑容,那位舰长的声音,那位舰长的身形,那位舰长的“既来之,则安之”。这些在现在看来,都像是一些讽刺。
    “自然选择号”发起了警报。是防御系统的导弹来袭预警。章北海瞬间就明白了。他本以为自己在两个多世纪的艰难历程中已经心硬如铁 但没有发现心灵最深处隐藏着的那些东西,在做出最后决断前他曾犹豫过,曾经努力抑制住心里的颤抖。但他晚了,晚了几秒钟。因为他心中的柔软,心中对所爱之人的忏悔杀死了他。
    “吴岳,让你久等了。你一定还在的吧,我这就来陪你...”
    “吴岳,对不起。”
    章北海回头看向东方延绪,笑了一下,那笑容是那一晚,对吴岳说“新年快乐”时,对吴岳说“你可以回海军去”时,对吴岳说“保重”时一样的笑容。
    “没关系的,都一样。”
    强大的电磁脉冲已经从三个方向到达,“自然选择号”巨大的健体像蝉翼般振动起来,振动的能力转化为次声波。不久后,迷漫的血雾笼罩了一切。

Fin.
我觉得整篇文好像有些突兀,剧情好像有些莫名其妙的...
因为看黑暗战役那段一直有“老章心中的柔软一定是吴岳”这样的蜜汁直觉就有了着篇文
这梗好像有太太写过?我不记得了
我好喜欢吴岳!!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