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二欧五

过了一百年,又是该写文的一天

文笔极差的世纪更文选手,长弧
谢谢您的喜欢

【三体/仪淼】一面

大概是三体腐向,cp丁仪x汪淼,雷者勿入
第一次发文,多多指教
接第一部的《虫子》,两句话林云
很短的段子,没什么意义,标题瞎起的,就是一时的脑洞,小学生文笔

那么,开始吧

   

    微醺的丁仪从房间里拿来了一个相框与几瓶酒,他软软的靠在台球桌上,把相框扔给汪淼,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你看看吧。”
    相片中被孩子包围的年轻的女人美丽得让汪淼移不开眼,却没有提起他多大的兴趣。汪淼知道丁仪的日子过得很风流,但在他家中却没有多少女人的照片,甚至连杨冬的照片也没有,所以这一张多多少少有些引人注目。
    “这位教师是...?”他拿着相框,问道。
    “她叫林云,是一位军人。对球状闪电研究和宏原子的发现做出不小的贡献。”丁仪瘫坐在台球桌上,伸手去够一旁的几瓶酒。
    汪淼看着他的动作,想起了自己与丁仪第一次相见时的样子。那是杨冬刚刚去世不久。他整个人也像这次一样颓废。不过那次死的是杨冬,这一次死的是物理学。
    “这么厉害?那她应该对三体危机有些用处吧。她现在在哪?”
    “我也希望她现在能出现...不过,无所谓了,一切都无所谓了...”丁仪仰头猛灌了一口酒。
    汪淼走过去,开了另一瓶酒,也像他,一口闷。
    “反正我们也活不到末日,只是在阴沟里瞎闹腾的虫子罢了...嘿嘿嘿嘿嘿...”丁仪举着酒瓶,有些兴奋,道。这兴奋中掺杂了对人类希望破罐子破摔的无奈。
    “是啊,反正我们这辈子能打发完,这是好事!”汪淼也举起瓶子,与他干杯。
    “不过,汪院士啊,我最近发现了一个能让我爱到发疯的东西,我余生就靠他了。”丁仪一身酒气,笑得痞里痞气。
    “什么东西?反正不是物理。它死了,我们也死了!”
    丁仪凑近他,又“嘿嘿”笑了两声:
    “是你啊。汪院士,你真是比物理还要让我痴狂啊...嘿嘿嘿嘿嘿...”

   

    很久很久以后,汪淼再次想起了丁仪的这句话。他只当这是一句令人心疼的玩笑。
    因为除了那一次,在丁仪走之前,汪淼再也没有听到他说过的类似于这样的话了。
   

评论

热度(41)